卡卡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卡卡文学 > 我的逃跑女郎 > 第77章 鸸鹋群殴伍德

第77章 鸸鹋群殴伍德

伍德问道:“那是一只鸵鸟吗?”

他和许多人一样,认为鸸鹋是鸵鸟,有时候人们干脆称它为澳洲鸵鸟。

鸸鹋算得上荒原最大的鸟类了,它形似鸵鸟,只是比鸵鸟要小一点点,灰褐色的羽毛,和鸵鸟一样鸸鹋的翅膀已经退化,完全无法飞翔,但腿却很长,奔跑速度极快,如果这个家伙发力奔跑,我估计它可以轻易超过布莱登大街上疾驰的汽车,最关键的是汽车还需要加油,这哥们却可以连续飞跑上百公里,简直不是个人,哦,说错了,它确实不是人。鸸鹋对人很是友善,只要不激怒它,是可以和它友好相处的。鸸鹋在颈部长有两个鲜红色肉垂,所以土著人叫它食火鸟。

我点了点头,伍德有些兴奋,他拿着手中的枪跃跃欲试,“我去干掉它,今天晚上有的吃了。”

我摇了摇头,“这是一只成年鸸鹋,它太大了,我们弄不走。”

伍德听了只好无耐的放弃,但那种不甘心写在了脸上。

我想这便是猎人和狩猎爱好者之间的区别吧,真正的猎人其实只会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去猎杀猎物,也给自己定了许多的规矩,而狩猎爱好者则不同,只要看到鸟兽便想开枪,以满足自己击杀的欲望。

我对伍德说:“伍德先生,在荒原上,猎人在食物链顶端,因此他维系着所有动物之间的一种微妙的平衡,这种平衡不能被轻易打破,否则便会有灾难性的后果。就比如澳洲原本没有兔子,后来欧洲的一些农场主带来一些兔子,结果一些兔子跑出栅栏,游荡在没有天敌的澳洲,兔子繁殖速度极快,几年之间便可以几何倍数从数十只繁殖到几十万只,进而几百万、几千万,乃至上亿只,澳洲的农场主已经为此付出代价了,有的草场已经被这些兔子啃光。再有,我们骑的骆驼,也是从澳洲以外带来的脚力,现在汽车越来越多,骆驼渐渐变得没有用,有的就跑到荒原,变成了野骆驼。哦,猪也是,现在澳洲的野猪都是家猪野化而成的,大有取代土狼成为澳洲荒原之王的架势。”

伍德笑着说:“比利,你越来越不像个猎人,反倒像个哲学家了,开始思考自然与社会的法则了。”

而对伍德的调侃,我没有理会,“伍德先生,其实我一直希望澳洲政府善待澳洲的土著人,他们才是澳洲真正的主人,他们的见识也并不比我们这些外来人差,我认识巴马族的老巴马,他就告诉自己的族人,不能猎杀幼小的鸟兽,不能猎杀怀孕的母兽,不在繁殖期猎杀雌性鸟兽。类似的规矩,在其他部落也都有的。这是这些部族在长期的生活中悟出的真谛,不予重视便会被狠狠地教训。”

伍德仍是不以为然:“你说的这些我是同意的,但人类的智商终究要高过这些没脑子的动物,更何况我们掌握了火器,”说着他拍了拍手中的枪,“这就是法则。”

我没办法说服伍德,他的这种心态进入荒原迟早会吃大亏。

“我去把那只大鸟抓回来!晚上我们烤肉吃。”伍德跳下骆驼,扛着枪便钻进草丛,向那只鸸鹋跑去的方向追踪而去。

我无奈地笑了笑,伍德终于是无法压制心中猎杀的欲望,我只好停在那里等着他胜利的好消息,并向着他喊道:“伍德先生,最好不要杀掉那只鸸鹋,现在是鸸鹋的繁殖期,你如果发现鸸鹋的鸟蛋倒是可以带回几颗来,一颗鸟蛋便够我们一天的口粮了。”

我不知道伍德听到没有,只看到他迅速的向前奔跑着。

我把骆驼的缰绳随意的搭在它们的脖子上,让骆驼趁机吃点草。

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,远处传来“呯”地一声枪响。

我想伍德应该是看到那只鸸鹋,开了枪。想必一会儿,他便可以扛着那只鸸鹋回来了。

可马上,又一声枪声传了过来。

我很是奇怪,伍德怎么又开了一枪?他的枪法我是知道的,我曾经见过他射杀野猪,枪法很准的,不会一击不中的。

很快,我远远地看到,伍德在草丛中不断的跳跃,三只鸸鹋随后紧紧追赶。

饶是伍德玩了命的奔跑,但终究无济于事,鸸鹋的速度可以堪比汽车的存在,它们扑打着翅膀,长长的腿几步便追到伍德身后,然后用尖嘴狠狠着啄着伍德的脑袋,每啄一下,伍德便发出一声嚎叫。

一只鸸鹋抬起腿来,蹬中了伍德的后背,伍德失去了平衡,向前便是一个翻滚,他刚要爬起来,三只鸸鹋立刻围合了过来,嘴脚并用,雨点般的教训着偷袭他们的伍德先生,看上去仿佛一群人围殴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